• 网站首页
  • 国内动态
  • 国际新闻
  • 产业发展
  • 宏观点评
  • 公司资讯
  • 体育热文
  • 评论观点
  • 人物访谈
  • 股票金融
  • 月薪8000元转眼就被“挖”走 制造业工人都去哪儿

    发布时间: 2021-04-22 06:17首页:主页 > 评论观点 > 阅读()

    近年来,制造业工厂似乎成了就业市场被遗忘的角落,不是老板挑工,而是工挑老板。近日,“今年高校毕业生909万创历史新高”成了热议话题。2个多月后,这些毕业生就将走进社会寻找工作,最难就业季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

    求职人没来 离职人来了

    哪怕高薪高福利也似乎难得到年轻人的青睐,这是为什么呢?先来看看一位网友的招工日记。

    广州番禺一位网友,近日被领导派去招工,没想到成了他工作以来最大的难题。

    在很多制造业发达地区,招工难的现象存在多年。有的企业为了留住一线工人,只能采取不断涨薪策略,还有的甚至将稳定员工写进了企业战略。

    浙江省慈溪市某企业负责人胡力君:我们在去年工资基础上,增加15%到20%工资。

    有媒体报道,近日江苏一家电子厂以月薪8000元招来的普工工人,刚到现场就被隔壁电子厂以月薪1万元抢走了。

    工厂为什么招不到人呢?

    浙江省慈溪市某企业负责人胡力君:招一个技工,可能每月15000元也不见得能招到。

    如今工厂工人主要以90后、00后年轻人为主。他们生长在中国经济腾飞的时代,生活条件和受教育程度,普遍比前辈更高,思想更自由,活得更自我,不愿意待在活多钱少的工厂里。

    新增骑手四成曾是制造业工人

    一边是毕业生难就业,另一边却是大批工厂难招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劳动人口规模近9亿,这么多的劳动力都去哪了呢?

    快递、外卖和网约车等互联网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当下,职场新人有了更多选择。

    中国急速壮大的互联网服务产业,如同一块迅速膨胀的海绵,正吸纳着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劳动力。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刘昕:快递行业有一个特点是,第一上手快,第二可以掌控自己挣多少钱,而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过一种自己能够掌控的生活。

    2019年,中国快递业务从业人数已突破1000万人,餐饮外卖员总数已突破700万人。2020年的疫情更是加剧劳动力产业间的移动。某平台曾公布数据:疫情期间两个月内新增骑手58万人,其中40%来自制造业工人。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新年:从本质上讲,这个劳动力群体的转移,实质上是从技能要求比较低的加工制造业,转入到服务业中同样技能要求比较低的快递外卖行业。很多原本有着体面工作的人也开始另谋出路,中年程序员选择跑滴滴,月薪4万的设计师选择送外卖,一时间互联网蓝领群体似乎成了藏龙卧虎之地。

    2018年的一个数据曾引起轩然大波,当时国内外卖小哥人数接近700万,按比例换算,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外卖小哥超过7万。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新年:就业“冰与火”的现象肯定是不正常的,我们希望用人单位和找工作的求职者相互是匹配的,出现一个良性循环。

    劳动力产业转移背后的时代变迁

    制造业招工遇冷、互联网就业火热,这一冷一热之间,其实是大时代变迁下的人们就业观念的转变。

    回看过去,进工厂也曾是一代人的梦想。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号角响遍中国大地,曾经祖辈耕田种地的农民,一下子多了新的就业选择——进城打工。这是中国“制造工厂”时代的主力军。他们以进厂当工人为荣,努力扮演着巨大工业机器中的无数“螺丝钉”,撑起了珠三角、长三角等制造业高地的半壁江山。

    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8年,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平均年增长率为-2.84%。新生代的农民工,大多不愿意再遵循父辈的工人职业路径。2019年,美团外卖的400万名骑手中,40岁以下的骑手占比高达83.7%。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刘昕:不同的时代,人们会热衷于不同的行业,这是社会发展的一种正常现象。

    制造业工厂智能化、自动化设备日益完善,也在削减普通工人的岗位。牛津经济研究院2019年曾发布报告指出,新安装一个机器人将会削减1.6个岗位。到2030年,全球制造业就业将因此减少2000万。

    虽然机器能取代大量普工需求,却依然难以撼动很多高级技工的岗位,高薪之下往往一“匠”难求。广东东莞某电子产品企业负责人方鹤云的企业近期要生产一批制造工艺相对复杂的产品,为找到符合技术要求的工人,方鹤云不惜动用人脉关系,四处委托。

    广东东莞某电子产品企业负责人 方鹤云:平均一个月至少有15000元以上,麻烦您尽快,我们正缺这个人员。

    随着制造业的发展,其就业门槛逐年提高,知识型、技能型劳动力将成为主流。但传统意义上,技术工人三年出徒,十年出师,高级技术工人的培养,的确比快递小哥要难得多。

    近年来,中国制造业产值连年递增。截至2020年,连续11年保持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地位。中国从制造业大国通往制造业强国的趋势不可阻挡。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制造业是能够衡量一个国家生产力的重要水平。科技进步,还有互联网社会,其实都是在提高制造业的能力和水平,并不是取代制造业。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国内动态 - 国际新闻 - 产业发展 - 宏观点评 - 公司资讯 - 体育热文 - 评论观点 - 人物访谈 - 股票金融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491822008 官方微信:sorry35 服务热线:sorry3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2020022283号

    Copyright © 2002-2019 爱财经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